XC________

    在一次狐朋狗友的聚会上,我又被问起了那些往事。

    “来来来啊!我说开的时候再开啊!最小的爆最近一次的性生活啊!一,二,三!开!”

    当我看着旁边的人的色子里至少有一个6后,我几近绝望的掀开了我那三个“1”。

    “可以啊!你这输的很有个性嘛!来来!说吧!”然后大家都幸灾乐祸而又充满了好奇地看着我,似乎在期待着什么可以发朋友圈的猛料,个个眼睛贼亮。

    我也忽然一下来了兴致,顿了一会大喊一声“倒酒!”众人更是雀跃起来,大叫着说一定有猛料,快点壮壮怂人胆。

    我仰头灌了一口酒,低声说:“今年6月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像炸弹一样爆炸了,周围全是一副“小子你可以啊”的表情。“我们还担心你还没从杜舒那儿出来呢,现在看完全没事了嘛!”

    我轻笑,“他算什么啊,我早就走出来了好么,我这种好看的人见人爱的贵哥怎么会没人爱。”

     众人立马起哄叫好,我也摆出了一副极度洒脱的样子和他们干杯。

    酒吧昏黄的灯光从酒杯的侧面照过来,分不清是灯还是酒的颜色,不过这又有什么关系呢?它们都无法改变这杯酒早已注定的苦涩。

    离开了聚会,一个人走在北京清凉的夜路上,晚风吹来,不知为何,觉得这晚风温柔的让人有种想哭的冲动。我看着前面的路人,竟越看越想杜舒。我使劲揉了揉眼睛,却还是没有任何改变。借着酒意,我就这么贪婪的看着他,我歪着头,仔细地慢慢地看着他,觉得好舒服,好享受。我抬起手,暗黄的灯光穿过我的指缝淌在他的大衣上,一切都那么温柔,忽然好想坐在路灯下傻笑。

    晚风又吹过来,带着南城的花香。我看了看手机上的23:26和背景杜舒温柔的脸庞,继续向回家的方向走着。